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颜氏家训·归心第十六

作者:颜氏家训
  颜氏家训·归心第十六
  
  【题解】
  
  佛教自汉代传入中国之后,到南北朝,已经历了四五百年的时间。 在这四五百年中,印度佛教逐渐渗入中国文化,使中国文化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 这其中,士大夫及官僚阶层对佛教的认识和接受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颜之推在本篇中就专门谈了他对佛教的认识。 看得出来,他是十分信崇佛教的,认为佛教不仅博大精深,且其中的道理与儒学多有相契之处,是可以相互调适融合的,人们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归周、孔而背释宗”。 他列举了世人攻击佛教的五种观点,并逐条加以辩说。 以今天的认识水准来衡量,作者的看法有不少是幼稚牵强的,且文末所谓“因果报应”的例证,尤显得荒唐可笑,但那个时期有不少人是相信这—套的。 通过本篇的阅读,我们可以体会南北朝时期的佛教对统治阶层意识的调整具有多大的影响。
  
  16.1 三世之事①,信而有征,家世归心②,勿轻慢也。 其间妙旨,具诸经论③,不复于此少能赞述;但惧汝曹犹未牢固,略重劝诱尔。
  
  【注释】
  
  ①三世:用于因果轮回,指个体—生的存在时间,即过去世、现在世、将来世。
  
  ②归心:心悦诚服而归附。 此指归心于佛教。
  
  ③经论:指佛教典籍。 佛教以经、律、论为三藏,经为佛自说,论是经义的解释,律记戒规诸仪。
  
  【译文】
  
  佛教所言过去、现在、将来三世的事,是可信而有应验的,我们家世代皈依佛教,对此不可轻慢。 佛教精妙的意旨,都记载在佛教典籍中,我不用在此多作赞美转述了;只是怕你们对此信念尚未牢固,我就稍微再作一些劝说诱导。
  
  16.2 原夫四尘五荫①,剖析形有;六舟三驾②,运载群生:万行归空,千门人善③,辩才智惠④,岂徒《七经》⑤、百氏之博哉? 明非尧、舜、周、孔所及也。 内外两教,本为—体,渐极为异⑥,深浅不同。 内典初门,设五种禁⑦;外典仁义礼智信,皆与之符。 仁者,不杀之禁也;义者,不盗之禁也;礼者,不邪之禁也;智者,不酒之禁也;信者,不妄之禁也⑧。 至如畋狩军旅,燕享刑罚⑨,因民之性,不可卒除,就为之节,使不淫滥尔。 归周、孔而背释宗10,何其迷也!
  
  【注释】
  
  ①四尘:指色、香、味、触。 《楞严经》日:“我今观此,浮根四尘,祗在我面,如是识心,实居身内。”五荫:即“五蕴”。 蕴,覆蔽之意。 佛教认为人身并无—个自我实体,只是由色、受、想、行、识集合而成的。 色指组成身体的物质;受指随感官而生的苦、乐、忧、喜等情感;想是指意象作用;行是指意志活动等;识指意识、心灵。
  
  ②六舟:即六度。 指从生死此岸到达涅橥彼岸的六种途径:布施(檀那)、持戒(尸罗)、忍(羼提)、精进(毗梨耶)、定(禅那)、智慧(般若)。 此为大乘佛教修习的主要内容。 三驾:即三乘。 见《法华经》。 佛教以羊车喻声闻乘、以鹿车喻缘觉乘、以牛车喻菩萨乘。 以此三种方法引导众生达到解脱。
  
  ③千门:指种种修行的法门。 《仁王经》:“若菩萨摩诃萨住千佛刹,作忉利天,修千法名门,说十善道,化—切众生。”
  
  ④惠:同“慧”。
  
  ⑤七经:指儒家的七种经典,即《诗》、《书》、《礼》、《乐》、《易》、《春秋》和《论语》。
  
  ⑥渐极为异:历来有两种释法:—谓通过逐渐的演变而产生差异。 —说渐为渐教,指佛理;极为宗极,指儒学。 渐极为异是指中土之民与天竺之民因所处地域不同,其悟道的过程、方式也有所不同。 后—释较为妥当。
  
  ⑦五种禁:指佛教五戒。 《魏书.释老志》:“又有五戒:去杀、盗、淫、妄言、饮酒,大意与仁、义、礼、智,信同,名为异耳。”
  
  ⑧不妄:即“不妄言”。 不乱说假话。
  
  ⑨燕享:同“宴飨”。
  
  10释宗:即佛教。 因佛教创始者汉译为释迦牟尼,故人们习称佛教为释教、释宗。
  
  【译文】
  
  推究“四尘”和“五蕴”的道理,剖析世间万事万物的奥妙;运用“三乘”和“六舟”的修行方法,超度万物众生:佛教有种种行修,让众生归依于空,有种种法门,使人进入善道,其中的辩才和智慧,岂只是儒家七经和诸子百家所具有广博的学问? 佛教的最高境界,显然非尧、舜、周公、孔子之道所能及。 佛教与儒学,本来是一体的,由于两者在悟道过程和方式诸方面有所不同,境界的深浅也就有些差异。
  
  佛典的初学门径,设有五种禁戒;儒家经典中所强调的仁、义、礼、智、信这五种德行,皆与之符合。 仁,就是不杀生的禁戒;义,就是不偷盗的禁戒;礼,就是不邪恶的禁戒;智,就是不酗酒的禁戒;信,就是不妄言的禁戒。 至于像狩猎、战争、宴饮、刑罚等,这些原本就是人类的本性,不可能一下子消除,只能让它们有所节制,使它们不至于过分。 尊崇周公、孔子之道,却违背佛教宗义,这是多么糊涂啊!
2016古典文学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