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颜氏家训·终制第二十

作者:颜氏家训
  颜氏家训·终制第二十
  
  【题解】
  
  终制,即丧葬的礼制。 作者在本篇中细说了自己—生的坎坷经历及最终未能将父母的灵枢迁葬故土的负疚心情。 认为自己若不居官,或许不会有如此多的磨难,但又觉得如果辞官退隐,将使后辈子孙失去门荫,沉沦于仆役之列,会给家族带来羞辱。 在入仕与出仕问题上,作者的心理是十分矛盾的,这也是门阀时代失意士大夫的普遍心理。 自从三国曹氏父子提倡节葬以来,南北朝时期多有人响应薄葬,颜之推也是这种态度。 在本篇中,他对自己的后事向子孙提出了许多比较简省的办法,如不用随葬品,不树不封,不许招魂复魄,不许用酒肉作祭品,等等,言语恳切,态度坚决。 由于战乱,颜之推的父母丧事自然是十分简单。 因此,他要求薄葬,固然是怕自己的后事铺张会招来“不孝”的罪名,更主要的是他对自身后事的达观态度所致。 另外,本篇中的—些陈述也为我们展示了南北朝时期的丧葬风俗。
  
  20.1 死者,人之常分,不可免也①。 吾年十九②,值梁家丧乱③,其间与白刃为伍者④,亦常数辈⑤;幸承余福,得至于今。 古人云:“五十不为夭。⑥”吾已六十余,故心坦然,不以残年为念。 先有风气之疾⑦,常疑奄然⑧,聊书素怀⑨,以为汝诫。
  
  【注释】
  
  ①“人之”句:常分:定分,分内之事。 王叔岷说:“案陶潜《与子俨等疏》:‘天地赋命,生必有死,自古圣贤,谁能独免!’”
  
  ②吾年十九:据颜之推《观我生赋》:“未成冠而登仕,财解履以从军。”自注云:“时年十九,释褐湘东王国右常侍,以军功加镇西墨曹参军。”又据缪钺《颜之推年谱》,时年为太清三年(549)。
  
  ③梁家:指梁朝。
  
  ④白刃:指刀、剑等有刃口的武器。 与白刃为伍,即指在刀光剑影中出没。
  
  ⑤辈:次。 王利器说:“辈犹言人次。 《史记.秦始皇本纪》:‘(赵)高使人请子婴数辈。’用法与此相同。”
  
  ⑥“五十”句:《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注:《诸葛亮集》载先主遗诏敕后主日:“人五十不称夭,年已六十有余,何所复恨! 不复自伤。 但以卿兄弟为念。”
  
  ⑦风气:疾病名。《史记.扁鹊仓公列传》:“所以知齐王太后病者,臣意诊其脉,切其太阴之口,湿然风气也。”
  
  ⑧奄然:突然死去。
  
  ⑨素怀:平时所想的事情。
  
  【译文】
  
  死,对于每个人来说,是必然的归宿,无可避免的。 我十九岁的时候,正好遇上梁朝大乱,这期间出没于刀光剑影之中,也有好多次;幸承祖上的福荫,得以活到今天。 古人说:“活到五十岁就不算短命了。”我如今六十多岁了,所以心里坦然,不会因残年无多而有什么顾虑。 我先前患有风气的毛病,常疑心自己会突然死去,因而姑且记下平时的一些想法,以作为对你们的嘱告。
  
  20.2 先君先夫人皆未还建邺旧山①,旅葬江陵东郭②。 承圣末③,已启求扬都④,欲营迁厝⑤。 蒙诏赐银百两,已于扬州小郊北地烧砖⑥,便值本朝沦没⑦,流离如此,数十年间,绝于还望。 今虽混—⑧,家道罄穷,何由办此奉营资费⑨? 且扬都污毁,无复孑遗10,还被下湿1,未为得计。 自咎自责,贯心刻髓。 计吾兄弟12,不当仕进;但以门衰,骨肉单弱,五服之内13,傍无—人,播越他乡14,无复资荫15;使汝等沈沦厮役,以为先世之耻;故淑冒人间16,不敢坠失17。 兼以北方政教严切,全无隐退者故也。
  
  【注释】
  
  ①旧山:犹今言故乡。 卢文招说:“之推九世祖含随晋元帝东渡,故建邺乃其故土也。” ②旅葬:又称“客葬”,指葬在外地,不曾归葬故乡。
  
  ③承圣:梁元帝萧绎的年号(552—554)。
  
  ④扬都:指建康,南北朝时习称如此。
  
  ⑤厝:浅葬以待改葬。
  
  ⑥扬州:亦指建康。 烧砖:烧制墓砖。 王利器《集解》:“自吴至陈、隋时代,江南人士,墓葬郭内用砖,皆由自家烧造,内中有少数砖必系以年月某氏墓字样,如长沙烂泥冲南齐墓,有碑文云‘齐永元元年己卯岁刘氏墓’是也。 与颜之推烧砖之说正相符合。 又南朝大贵族墓葬,在发掘情况中估计,最多者需用砖三万枚,每烧窑—次至多—万枚,须烧三次始敷用,要—千人的劳动力。”
  
  ⑦本朝:古人谓所事之国为本朝。 颜之推早年仕梁,故称梁为本朝。 顾炎武日:“之推仕历齐、周及隋,而犹称梁为本朝;盖臣子之辞,无可移易,而当时上下亦不以为嫌者也。” ⑧混—:统—。 指隋灭陈统—南北。
  
  ⑨奉营:奉祀营葬。奉,捧。 此指恭敬地把先君先夫人迁葬至建康。
2016古典文学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