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游石门诗

  游石门诗
  
  庐山诸道人
  
  释法师以隆安四年仲春之月,因咏山水,遂杖锡而游。于时交徒同趣三十余人,咸拂衣晨征,怅然增兴。虽林壑幽邃,而开途竞进;虽乘危履石,并以所悦为安。既至则援木寻葛,历险穷崖,猿臂相引,仅乃造极。于是拥胜倚岩,详观其下,始知七岭之美蕴奇于此。双阙对峙其前,重岩映带其后,峦阜周回以为障,崇岩四营而开宇。其中则有石台石池,宫馆之象,触类之形,致可乐也。清泉分流而合注,渌渊镜净于天池,文石发彩,焕若披面,柽松芳草,蔚然光目,其为神丽,亦已备矣。
  
  超兴非有本,理感兴自生。
  
  忽闻石门游,奇唱发幽情。
  
  褰裳思云驾,望崖想曾城。
  
  驰步乘长岩,不觉质有轻。
  
  矫首登灵阙,眇若凌太清。
  
  端坐运虚论,转彼玄中经。
  
  神仙同物化,未若两俱冥。
  
  “诸道人”是指佛门中人。东晋时期,往往把得道的僧人称作“道人”,把信奉道教的称作“道士”。“庐山诸道人”是指慧远僧团中人以及与慧远交往的崇佛之人,这里专指这些同游共赋之人。
  
  隆安四年(400年),慧远已是六十七岁高龄,他带领友人和弟子一行三十多人,登山观景,“应深悟远,慨焉长怀,各欣一遇之同欢,感良辰之难再,情发于中,遂共咏之”。诗序为全部《游石门诗》的总序,此诗作者为“交徒同趣三十余人”之一。当然,总序与此诗作者是否为同一人,还不能肯定。
  
  这首诗名为记游诗,实际上是写庐山诸道人游山水时,面对山水领悟佛理,由此而生的欣悦之情,是当时庐山诸道人同题共赋中的一篇。
  
  “超兴非有本,理感兴自生。忽闻石门游,奇唱发幽情。”超然的兴致是因游山水、感佛理而生的。“超兴”是指诗人虽在游山水,并不在意美丽的景致,而在于在山水面前体会佛法的心态。有了这种心态,就会产生一种美妙的感受,诗人称之为“超兴”。
  
  “褰(qiān)裳思云驾,望崖想曾城。”“曾城”,古代神话中昆仑山最高处,是神仙居住的地方。诗人看到自己衣衫飘飘,就想到自己在腾云而走;看到山崖,就想到自己正在仙境之中。
  
  “驰步乘长岩,不觉质有轻。”诗人在山岩上快步行走,觉得身体慢慢轻了许多,好像正在脱胎换骨变成仙人。
  
  “矫首登灵阙,眇若凌太清。”昂首登上灵阙山,恍若在凌空虚度。
  
  “端坐运虚论,转彼玄中经。”这两句描写诸道人谈玄论佛的情状。
  
  他们在议论什么呢?他们在议论如何是人间的至道。
  
  最终的结论是:“神仙同物化,未若两俱冥。”神仙的生活虽好,但终究要与物同化,还不如物我俱冥,体证终极的涅槃境界。
  
  涅槃境界到底是什么样子?梁启超在《佛陀时代及原始佛教教理纲要》中说:“(涅槃境界)大概是绝对清凉无烦恼,绝对安定无破坏,绝对平等无差别,绝对自由无系缚的一种境界。”按照禅宗的教义,这种境界说不得,一说便错。有道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不去说,不去想,断绝了言语、思维、意识的当下,就得到了涅槃佛果。这种境界存在于名相之外,是心之本性与自然之道的冥合。它并不否定有情人生,也不是消极厌世,而是随缘任运的人生态度,淡定从容的心理状态,远离得失荣辱,远离是非成败,直接从纷繁的矛盾跳出来,直接领会生命、生活的本质,把握终极的大道。从佛教中汲取智慧,体证涅槃之道,会让我们的心灵更自由而坦然,充满快乐和甜美。

猜您喜欢的分类:
2016古典文学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