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登石室饭僧诗

  登石室饭僧诗
  
  谢灵运
  
  迎旭凌绝嶝,映泫归溆浦。
  
  钻燧断山木,掩岸墐石户。
  
  结架非丹甍,藉田资宿莽。
  
  同游息心客,暧然若可睹。
  
  清霄飏浮烟,空林响法鼓。
  
  忘怀狎鸥鲦,摄生驯兕虎。
  
  望岭眷灵鹫,延心念净土。
  
  若乘四等观,永拔三界苦。
  
  谢灵运(385—433年)的一生是悲剧的一生,是矛盾痛苦的一生。
  
  他出生的时候,家族中赫赫有名的谢安、谢玄相继去世,谢灵运的父亲谢焕是个弱智,家族中不幸的事一件接着一件。
  
  谢灵运一出生就很聪明,被全家寄以厚望,长到三四岁的时候,被送到钱塘杜明师道馆中寄养,想借助宗教的力量祓除谢家的不祥,直到十五岁时,杜明师去世以后,才回到家中。由于长期在外客居,谢灵运又被称作“客儿”。
  
  返乡以后,本可以立致公卿的,但是,门阀士族的势力正在衰退,谢灵运郁郁而不得志。后来,刘裕建立宋朝,加强了对门阀士族的排挤和打压,谢灵运怀着一颗孤苦郁闷的心,“肆意游遨,遍历诸县,动逾旬朔,民间听讼,不复关怀”,以至于“与王弘之诸人出千秋亭饮酒,裸身大呼”
  
  (《宋书·谢灵运传》)。他只有把自己放任于山水之间,才能减轻心灵的痛苦。因此,在他的诗中,既可以见出寄情山水、暂得超脱的欣悦,又折射出潜藏于生命深处的痛苦。
  
  该诗作于景平元年(423年)夏秋之际,谢灵运初次归隐家乡始宁后参加的一次佛教活动———向僧人施舍粥饭。全诗基调平静淡泊,既有野逸之趣,又有出世情怀,以体悟佛理为旨归,是谢诗中玄思较深的一篇。
  
  “迎旭凌绝嶝(dènɡ),映泫(xuàn)归溆(xù)浦。”早晨,诗人迎着初升的太阳,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攀登,又在流水朝阳的辉映中,来到小溪的岸边。
  
  “钻燧断山木,掩岸墐(jìn)石户。结架非丹甍(ménɡ),藉田资宿莽。”诗人目睹了僧人清苦的生活。僧人仍用古老的方法钻木取火。在岸边的高地上,是他们石砌泥封的小屋,掩盖屋顶的是采自田野的宿莽。僧人远离人寰,息心去欲,过着简朴苦寂的清修生活。此时诗人又把视线转向林中。
  
  “同游息心客,暧然若可睹。清霄飏(yánɡ)浮烟,空林响法鼓。”只见他们闲散无拘,任心漫游,在幽暧的山林中时隐时现。晴空之中,浮烟轻飏,法鼓声声,林寂心静。
  
  “忘怀狎鸥鲦(tiáo)”,狎,亲近。此用《列子》典:“海上之人有好沤鸟者,每旦之海上,从沤鸟游,沤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闻沤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沤鸟舞而不下也。”倘生捕捉之心,鸟便舞而不落于地,倘泯灭了机心,则鱼亦视之如同类。水面上,水鸟自由飞翔;小溪中,鱼儿随意畅游。诗人此时也忘怀尘世烦恼,身心沉浸在自由观照的快意之中,同时也感悟到了养生之道:“摄生驯兕虎。”摄生,即养生。此句典出《老子》:“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善于养生的人,行路的时候不会遇到犀牛和老虎,进入军中也不会遭到杀戮,总之不会自蹈死地。在老子看来,人没有求生之念,没有畏死之心,泯灭了自身和外物的界限而归于玄同,就达到了全身之道的极点,任何东西也不能伤害他了。这两句诗描写了诗人暂得超脱的心境和齐物、养生的玄思。
  
  抬眼远望,山峦重叠迷茫,不禁“望岭眷灵鹫”。灵鹫即灵鹫山,又名灵山,佛祖所居之地。诗人忍不住也要皈依佛门了。正如后世王维所说:“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消?”“延心念净土”,延心即引心。净土,佛教指没有尘世污浊的庄严清净世界。这两句互文见义,表达了厌弃尘世,往生西方净土的愿望。
  
  “若乘四等观,永拔三界苦。”结尾两句感悟佛理“四等”,指四无量心,即慈悲喜舍四种精神:给人快乐曰慈,救人苦难曰悲,见人离苦得乐而欣悦曰喜,怨亲平等曰舍。众生皆有佛性,要等而观之;诸法性空,没有分别,要等而观之;众生与诸法,终归一个“空”字,要等而观之;四大皆空,怨亲平等,敌与我已没有界限,也要等而观之了。“永拔三界苦”,“三界”指欲界、色界、无色界,属于六道轮回之中。其中之苦,有所谓生、老、病、死等苦,甚至乐也是苦,因为它转瞬即逝。
  
  简言之,一切苦。诗人生逢乱世,既有入世之心,又有被谤之忧,始终在息心和逞志的心灵深处挣扎,在出世和入世之间徘徊。全诗最终虽说“永拔三界苦”,但那终究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篇末这一“苦”字才是诗人意识深处的真实写照。如何从容面对,此首禅诗让我们以“空”的心境去观照世界、关注自己,这是一种心境。如何有如此的心境,需要我们虚怀空静,包容世界。

猜您喜欢的分类:
2016古典文学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