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过香积寺

  过香积寺
  
  王维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过香积寺》的“过”,意思是“访问”、“探望”。香积寺,唐高宗永隆二年(681年)建造,故址在今陕西长安县韦曲镇西南。
  
  这首诗通篇从“过”字着眼,侧重于作者的主观感受,以第一人称视角叙述所见所闻,描写去往香积寺路上的情景。
  
  诗歌开头以“不知”两字领起全章脉络。不知,意味着从前没有去过,今日才来到这里。因为是初探,信步山林,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幽赏之情,一切都是那么新鲜。
  
  接下来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描写:“古木无人径”突出视觉效果,眼前古木森郁,小路寂静无人,环境清幽。“深山何处钟”则追求听觉效果,悠扬绵邈的钟声在深山中回荡,却不知声响出于何处,更在一幅静态的画面上增添了动态的意趣。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这两句用的是倒装语序,突出的是泉水的声响和夕阳的色彩,泉水激荡在嶙峋的石头上,发出幽咽的声响;夕阳晚照,给青松镀上一层清冷的色调。日光本是暖的,然而这里用了一个“冷”字,更突出了日薄西山后松林的幽深。
  
  作者描摹山寺的环境,章法、句法、字法入微入妙,着力渲染出深僻幽静清幽空寂。这种清幽和空寂正是一片禅心的外化。
  
  尾联“薄暮”两字与上边“日色”相呼应,再一次点明时间。“空潭曲”,一个“空”字含有宁静的意思。诗人此时已到了香积寺里。一路走来,也可以看作是一个逐渐参悟的过程,故以“制毒龙”一句收尾,全诗至此戛然而止。安禅,佛教指屏息杂念、寂然入定。“毒龙”一词出自佛典,比喻妄念烦恼。人通过入于禅定,断绝妄念,心平气和,便可以达到一种精神上的和谐状态。
  
  这首诗中间两联组成了一幅绝妙的写景画面。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相得益彰,正是在文字中体现了一种禅的机趣。全诗着力于描写寺院周围的环境,最后转到安禅的正题,曲折用笔,了无痕迹。正如赵殿成《王右丞集笺注》所评:“自非盛唐高手,未易多觏(ɡòu)。”诗人晚年作品多有一种恬淡宁静的风格,正是他沉湎于佛学心迹的自然流露。禅可以重新唤起我们内在的智慧,焕发意志,获得生命的和谐。

猜您喜欢的分类:
2016古典文学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