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爆竹声中一岁除

作者:古诗百科
爆竹声中一岁除。”诗句出处:《浣溪沙二五首》;是宋朝诗人向子諲的作品。
霭霭停云覆短墙。夭夭临水自然芳。猗猗无处着清香。珍重蓦山溪句好,尊前频举不相忘。濠梁梦蝶尽春狂。
 
百斛明珠得翠娥。风流彻骨更能歌。碧云留住劝金荷。取醉归来因一笑,恼人深处是横波。酒醒情味却知麽。
 
爆竹声中一岁除。东风送暖入屠苏。瞳瞳晓色上林庐。老去怕看新历日,退归拟学旧桃符。青春不染白髭须。
 
璧月光中玉漏清。小梅疏影水边明。似梅人醉月西倾。梅欲黄时朝暮雨,月重圆处短长亭。旧愁新恨若为情。
 
冰雪肌肤不受尘。脸桃眉柳暖生春。手搓梅子笑迎人。欲语又休无限思,暂来还去不胜颦。梦随蝴蝶过东邻。
 
翡翠衣裳白玉人。不将朱粉污天真。清风为伴月为邻。枕上解随良夜梦,壶中别是一家春。同心小绾更尖新。
 
姑射肌肤雪一团。掺掺玉手弄冰纨。著人情思几多般。水上月如天样远,眼前花似镜中看。见时容易近时难。
 
花想仪容柳想腰。融融曳曳一团娇。绮罗丛里最妖娆。歌罢碧天零影乱,舞时红袖雪花飘。几回相见为魂销。
 
花样风流柳样娇。雪中微步过溪桥。心期春色到梅梢。折得一枝归绿鬓,冰容玉艳不相饶。索人同去醉金蕉。
 
进步须於百尺竿。二边休立莫中安。要知玄露没多般。花影镜中拈不起,蟾光空里撮应难。道人无事更参看。
 
乐在烟波钓是闲。草堂松桂已胜攀。梢梢新月几回弯。一碧太湖三万顷,屹然相对洞庭山。况风浪起且须还。
 
绿绕红围宋玉墙。幽兰林下正芬芳。桃花气暖玉生香。谁道广平心似铁,艳妆高韵两难忘。苏州老矣不能狂。
 
绿玉丛中紫玉条。幽花疏淡更香饶。不将朱粉污高标。空谷佳人宜结伴,贵游公子不能招。小窗相对诵离骚。
 
南国风烟深更深。清江相结是庐陵。甘棠两地绿成阴。九日黄花兄弟会,中秋明月故人心。悲欢离合古犹今。
 
人意天公则甚知。故教小雨作深悲。桃花浑似泪胭脂。理棹又从今日去,断肠还似去年时。经行处处是相思。
 
瑞气氤氲拂水来。金幢玉节下瑶台。江梅岩桂一时开。不尽秋香凝燕寝,无边春色入尊罍。临风嗅蕊共裴回。
 
守得梅开著意看。春风几醉玉栏干。去时犹自惜馀欢。雨後重来花扫地,叶间青子已团团。凭谁寄与蹙眉山。
 
星斗昭回自一天。疏梅池畔斗清妍。蟠桃正熟藕如船。叶上灵龟来瑞世,林间白鹤舞胎仙。春秋不记几千年。
 
艳赵倾燕花里仙。乌丝阑写永和年。有时闲弄醒心弦。茗碗分云微醉後,纹楸斜倚髻鬟偏。风流模样总堪怜。
 
一夜凉颸动碧厨。晓庭飞雨溅真珠。玉人睡起倚金铺。云髻作堆初未整,柳腰如醉不胜扶。天仙风调世间无。
 
雨点春山入翠眉。一ь杨柳作腰肢。语音娇软带儿痴。犹省当来求识面,隔帘清唱倒琼彝。真成相见说当时。
 
云外遥山是翠眉。风前杨柳入腰肢。凌波微步袜尘飞。倚醉传歌留客处,佯嗔不语殢人时。风流态度百般宜。
 
曾是襄王梦里仙。娇痴恰恰破瓜年。芳心已解品朱弦。浅浅笑时双靥媚,盈盈立处绿云偏。称人心是尽人怜。
 
醉里惊从月窟来。睡馀如梦蕊宫回。碧云时度小崔嵬。疑是海山怜我老,不论时节遣花开。从今休数返魂梅。
 
樽俎风流意气倾。一杯相属忍催行。离歌更作断肠声。衮衮大江前後浪,娟娟明月短长亭。水程山驿总关情。
 
以上向子諲作品《浣溪沙》共25首

王安石《元日》[现六年级下册第二单元(日积月累)又苏教版第七册第七单元《古诗两首》]可以视为写元日的诗词中之翘楚。他不仅将除夕与元日的宋代风俗记录在案,写出唐宋时代除岁迎新的景况,而且表达了自我的哲学观念:“爆竹声中一岁除,春(或东)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或争插)新桃换旧符”,说在爆竹声中送走了一年,在送暖的春风中,阖家欢饮屠苏美酒。屠苏酒,是用屠苏草浸泡的酒,当时民俗,在正月初一时,家家按照先幼后长的次序饮屠苏酒,唐人卢仝《除夜》诗说:“殷勤惜此夜,此夜在逡巡。烛尽年还别,鸡鸣老更新。……明日持杯处,谁为最后人”;宋人苏辙《除日》诗说:“年年最后饮屠苏,不觉年来七十余”,两诗都提及长者最后饮酒的风俗。饮酒大概是子夜时分刚刚进入新年的那一刻开始的。屠苏,也名“屠酥”“酴酥”,古代元日饮酒屠苏的风俗,之所以在元日饮屠苏酒,是因为一个传说,或说是一个故事:“俗说屠苏乃草庵之名。昔有人居草庵之中,每岁除夜遗闾里一药贴,令囊浸井中,至元日取水,置于酒樽,合家饮之,不病瘟疫。今人得其方而不知姓名,但曰屠苏而已。”(唐韩谔《岁华纪丽》一《元日》:“进屠苏”注)王安石诗中的后两句说,在守夜中,千家万户迎来了曈曈红日,然后,用新的桃符来换去旧符。桃符,又涉及另外一个风俗:相传东海度朔山有大桃树,其下有神荼、郁垒二神,能食百鬼。因此,才有用桃木板画二神于门上以驱鬼避邪的风俗。《荆楚岁时记》:“正月一日,帖画鸡户上,悬苇索于其上,插桃符其旁,百鬼畏之。”五代后蜀始于桃符板上书写联语,其后改书于纸,演变成为后来的春联。陆游有诗:“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除夜雪》),正是这种风俗的生动记载。
当然,作为大政治家、哲学家的王安石,其写作此诗的目的,并不是单纯地记录宋代的春节民俗,而是表达了他除旧革新的政治理想。从王安石其他优秀诗作来看,传达那种变化之美,革新之美,以及那种不为世人理解的孤独之美,也确乎是其主要的诗意表达,如“飞来峰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登飞来峰》)的对于日升新日的礼赞,“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绿”的动感和春天的欢呼,“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阑干”(《夜直》)中的那种静态美中的动态,以及“今人未可非商鞅,商鞅能令政必行”(《商鞅》)的对于商鞅政治变法的赞美等,无不如是。
古诗今译 鞭炮响转眼间一年一过, 屠苏酒暖心房春风吹拂。 旭日升千门万户多明亮, 庆新春到处是新鞭炮换旧符。


猜您喜欢的分类:
2016古典文学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